你要对我好一点

大梦千年

mermeow:

※凯源伪现实向, 因为宝宝们现实只能甜甜甜╭(╯^╰)╮


※一场吻戏诱发的故事


※昨儿看了 山山而川   BGM超级洗脑, <i just wanted to make you something beautiful>, 配合食用更加


----------------------------------------------------------------------------


                    


       王俊凯前不久接了一个电影的本子。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又是一个跻身国际的顶级导演的片子里的一个小角色。任务不多,就十几场戏。


       快杀青前,场助找他,通知他导演临时要给他加两场戏,其中一场是吻戏。


       


       王俊凯有点慌。


       公司负责演艺方面的经理和导演协商了几次,但为了电影的完成度,还是选择妥协。


       不出意外,王俊凯的荧幕初吻,哦,甚至是初吻,就要献给这部片子了。


 


 


       某天收工后,导演特地去王俊凯的休息室找他聊戏。


       王俊凯有点受宠若惊,忙让出自己的座位,恭敬地站在一旁听。


 


 


       “加的这场戏,是基于你和她现在表演出来的效果,给你们这部分做一个渲染升华。”


       “俊凯,你要揣摩这个感情。这是你开不了口的恋情,这是你和你深爱的女孩子,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吻。”


       “你要表现出绝望,绝望的同时要深情,深情的同时要疯狂,这不简单。”


       “这两天,你好好揣摩揣摩。”


 


 


 


       回到在北京的宿舍后,王俊凯一直在揣摩。


       他从没接过吻,他现在有点慌。


       感情的处理只能暂时放一边,他想,自己得先练一练接吻。导演说,吻戏很难拍得到位:用力浅了,太生涩,情感展现不出来;用力过猛,又让人觉得肉欲,一样展现不出情感。还得要经验。


 


 


 


       为了这句“经验”,王俊凯试过吻镜子里的自己。


       镜面冰凉凉的,自己的鼻息落在上面,结成了水雾。他用唇去碾,用舌尖舔,用牙轻轻地啃。他试着吻得深情,但一睁眼就看到自己,扛不住心底泛起来的恶心。


       他皱着两道眉,看着被折腾得有点情色意味的镜子,用纸巾蘸着酒精,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清理了一通。


       墙上贴着杨幂的海报,王俊凯嘴还没凑上去,就败下阵来,作着揖让幂姐原谅自己。


       没办法,他又试着吻自己的手背找感觉。


       手背也帮不到他,胳膊也不行。王俊凯走投无路,趁千玺在训练,溜进他的卧室去吻轻松熊——这宿舍里再没第二个布娃娃了。


       轻松熊算是迄今为止最合格的接吻对象了——至少是最不变态的一个。王俊凯闭着眼睛动情地吻着,心里犹豫着到底该不该伸舌头。


       这导演没和他说呀,绝望又深情又疯狂的吻,要伸舌头嘛?


 


 


 


 


       王俊凯做贼似的进进出出房间几次,千玺看他鬼鬼祟祟的,最终还是在王俊凯作案的时候逮了一个现行。


       “哎,你他妈有病吧!”


       千玺愤怒地从王俊凯的嘴边夺下轻松熊。


       王俊凯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我可以解释。”


       “你他妈回头再给我解释,我先去把熊给洗了。”


 


 


 


       等轻松熊透着洗衣液淡淡的薰衣草香挂在阳台沥水了,王俊凯才得以声泪俱下地说了事发缘由。


       千玺表示,我理解,可我不接受你这种丧尽天良的举动。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明天就去剧组了,我现在比高考模考还慌。”


       “大不了,你找个人练呗。”


       “找谁?”


       “嘿,你千万别看我。”


       “找你我也亲不下去啊,还不如跟轻松熊。”


       “那还剩谁?”


       “没谁了啊。”


       “……王源儿?”


       “……”


 


 


 


       王俊凯从最开始就划掉了“王源”这个选项。


       可这也正说明,从最开始,第一个蹦进他脑子里的选项,就是“王源”。


 


 


       王俊凯想过,要是找千玺练,估计就是抓着他的脑袋,闭着眼,壮士断腕一般砸上去。他根本设想不出两个人亲密地厮磨会是什么样,别说想了,光这个念头都让王俊凯一个寒战从尾椎股直窜天灵盖——这才是真正的丧尽天良。


 


       同理,小马哥、主页君、胖虎、刘志宏他们统统都下不去嘴。


       


       那和王源呢?


 


       数据丢失。


 


      王俊凯脑子里一片空白。


 


 


 


 


       从合唱第一首《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开始,总有很多人调侃他们俩。


 


       最开始,是周围的工作人员,到后来,是成千上万的网友。


 


       他们俩都是知道的,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了,他们却总是默契地避而不谈。


 


       有时候王俊凯、王源他们四仰八叉地倚在一起玩手机。王源喜欢看微博,刷到什么组合相关的段子,都会乐不可支地跟他们分享。恶搞的视频、照片、段子,王源可谓百无禁忌。王俊凯有一次余光无意瞄见,才察觉,独独刷到“凯源”相关的,王源会不着一丝痕迹地刷过去,速度之快,就像那段子里藏了什么凶禽猛兽。


       


       其实,工作人员从来不曾刻意提出让他们俩保持距离。但是他们俩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学会在公开场合里摆出与私下不同的姿态。慢慢到了后来,两人私下的关系也不知不觉地拉大了。


 


       有多大?


 


       大概大到他现在已经不知道王源个子多高,手掌多大,锁屏密码是多少,笑起来嘴角是多甜,闹起来是多傻。


 


       王俊凯心里清楚,这距离中的“刻意”远远多于了“自然”。


 


       他们俩之间生出了一层透明的隔膜。


 


      说不清为什么,道不明何时起,非要说出个所以然的话,或许只能怪他们俩实在太过于默契。


 


      所幸,这隔膜不至于让王俊凯过不下去。


 


      事实上,王俊凯和王源依旧如往常一样,匆忙地工作、匆忙地学习、匆忙地生活,没什么不方便,没什么……不一样。


 


 


 


 


       所以王俊凯告诉自己,今天他哪怕拉过小马哥吻了都可以,但他已经不能够去找王源了。


 


 


 


 


       心理学上有个定律,越是禁止做某件事,人就越是想去做。


       所以告示上不应该写“禁止践踏草坪”,而是该改为“请爱护草坪”。


 


 


 


 


       可惜,王俊凯不知道这个定律,否则他一开始也不会一直对自己说,“不能找王源”。


 


 


 


       房间里的时针划过了十点,王俊凯蹲在自己的寝室里焦躁地拽头发。剧本铺满了不大的桌面,上面红红绿绿的全是马克笔的标注。


 


       他今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读剧本,没吃晚饭,没和任何人说话,手机一直循环着悲情的歌曲,逼自己进入角色。最后那场吻戏,王俊凯理解角色里痛苦而厚重的感情,但实在很难体会,更何况他现在满心满脑担心的都是怎么接吻。


 


       王俊凯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一个很要面子的男人。


 


       他不敢想象明天在比他年纪还小一些的女演员面前,因为不会接吻而被导演骂,被场务调侃。年少成名,盛名加身,总有太多双眼睛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有期待的、有尖刻的,王俊凯怕错,他一步都错不起。


 


       “王俊凯银幕初吻”的新闻已经陆续出现了,明天可能还会有大量媒体聚集在剧组。王俊凯没把握导演会不会帮他清场,想到这里,他更加焦虑,拽头发都没用,只能咬着指甲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走。


 


       他真的怯了,恨不得现在买张机票回重庆。


 


       可他不能。


 


       一怯,心底就开始有个声音,像塞壬一样,反反复复就说那一个词。


 


       ——王源。


 


       那声音跟他说,你不是特意想找他,你只是没有办法了,走投无路。


 


 


 


 


       到了十一点,王俊凯真的心慌得难受,挣扎了半天,终是掏出手机,在微信的三人群组里找到王源,单独发了一句。


       ——睡了没。


       


       放下手机,王俊凯瘫坐在床沿上,不安地抖着腿,一颗小心脏跟磕了药一样,跳的没一点规律——更慌了,慌透了。


 


       ——没呢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舔了舔嘴唇。


       ——帮我个忙?


 


       ——找源哥帮忙要给好处


 


       ——说


 


       ——给源哥带包薯片来


 


 


       王俊凯明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他借着势冲到练习室,把正要睡觉的小马哥拽起来,要了一包藏起来的薯片。


       小马哥一头雾水,“你要吃啊?不是体会角色呢吗?”


       王俊凯不答他,抬脚就要走。


       “诶诶,你别给王源吃啊,他白天还说嗓子疼。”


 


       小马哥还喊着,王俊凯已经直接扭开王源的房门,反手就落了锁。


 


 


 


       王源穿着一件有点年岁的白T,可能是洗多了,领口已经有点松。他本身就瘦,再套一件这样的衣服,看上去就有点邋遢随意。


       这会儿他正翘着二郎腿,招风耳上挂着耳机,在台灯下做功课。


 


       听到王俊凯进来他也没回头,吊着声音说了句:“把薯片放哥桌上吧。”


 


 


       


       随着王源疯长个子开始,他的性别意识似乎一下子夸张得过分。


 


       公开场合里碍于公司的规划,他表现得不明显,可私底下却反弹得更厉害,特别是在王俊凯面前。有事没事挂在嘴上的就是“源哥”,和他说话也总是吊着嗓子,听上去是一副“老子无所谓”的轻飘飘的口气,看人也总不用正眼,反正怎么不可爱他就怎么来。


 


       就像现在,王俊凯站在他身后,觉得王源无声地在领地上画了一个圈,别人踏不进来,他也不会出去。


 


       可其实小时候,每次王俊凯来王源家玩,王源开心得都像过节一样。人还没到,他就把西瓜啊、薯片啊、冰激凌啊都摆在桌上,王俊凯看什么漫画、追什么番王源就像小尾巴一样跟在后头看,眼里承的是满满的崇拜和欢喜。


 


       王俊凯想着,又看了王源那拒自己千里之外的背影。


 


       其实……真有点想他了。


 


 


 


 


       把薯片放在王源桌上,王俊凯看见他正在做化学题。


 


       “中考完了还做什么题?”王俊凯顺手抽出王源正做的练习册,前后翻了翻。


 


       “知道还问。”王源一把夺了回来。


 


       王源中考的时候物理、化学成绩低得有点儿可怜,成绩单被人挂到网上,因为这事儿微博上热闹了好几天,本质讨论TFBOYS是不是本末倒置。


 


       王源虽然面上云淡风轻,王俊凯知道他肯定是在意了,果不其然。


 


       王俊凯还知道,王源在意的绝不单单是他自己的名声和那张成绩单。


 


       其实王源和千玺,他们俩谁对这个组合的责任感,都不一定会输给王俊凯。


 


       


 


 


       王源戴着耳机转着笔看题,王俊凯就坐在他书桌上发呆。


       


       “诶,你要我帮你什么忙啊?”说话间,王源也只分给王俊凯一个匆匆的眼神。


 


       王俊凯舔了舔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话吞进了肚子。


 


       “诶你怎么不说话啊?”


 


       “找源哥帮什么忙?”


 


       “不说你就回去,我还要做题。”


 


       “王源儿……”王俊凯轻轻地开口,“明天我要去剧组,最后两场戏。”


 


       “我知道啊!”


 


       “有一场是吻戏。”


 


       “我知道啊!所以呢,干吗?”


 


       同样一句话,王俊凯却察觉到王源的语速莫名加快了很多。


 


       “我想找你,练一下吻戏。”


 


 


 


      王源的脊背瞬息间僵直了,他慢慢地扭过头,抬起眼眸盯着王俊凯的眼睛,不敢置信地问他,“你刚刚说什么?”


 


    “就你刚刚听到的那样。”


 


    “为什么来找我?”王源的声音淡淡的,最后一个音节高高得扬起,却听不出什么情绪的起伏;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在白炽灯的映照下,白得模糊了表情,唯有那双眸子亮得骇人。


 


      “我也试过很多办法,也找过千玺,但是……”


 


      王俊凯心里明白得很,这千玺提得有多么刻意。


 


    “我不要。”冷冷的声音直截了当地掐断了王俊凯还未说完的句子,“办不到,恶心。”


 


      王俊凯不是没想过王源会拒绝,只是听着王源嘴里漠然地、毫无情感地说出这话,他竟然觉得心里头像被荆棘扎了一样,有点儿疼。


 


     “我没别的意思,”王俊凯从桌上跳下来,声音里竟有了些疲态,“只是明天,明天……哎,太没底了,慌。”


 


       说着王俊凯就走到房门口了,手握着门把,回头看了眼王源。


 


       他依旧坐着,脊背崩得很直,看不出半点情绪。


 


       可这屋子里的空气却都是紧绷的,每一个分子之间都摩擦着,像生了锈的齿轮。


 


       王俊凯竟然觉得自己喉咙一阵发涩。


 


      “你做题吧,晚安。”


 


       说着开门就要出去了,王源那清凉凉的声音却在最后一秒绊住了王俊凯的步子、扯住了他的衣角。


 


      “说说你的戏呗。”


 


       


 


 


       这戏讲的是一位将亡之朝的公主,肩负家国,命系苍生,一生缥缈,香魂无依。幼年时,她芳心暗许侯门之子,两人青梅竹马,天上地下的一双璧人,奈何未等“情”字折笺寄出,山河飘摇。一往而情深,奈何国之不国,公主远嫁求和,上路前夜,与小侯爷在殿外最后一见。两人皆明了家国大义,痛斩情丝。在两人初见的桃花树下,小侯爷用一吻放开了公主的手。


       王俊凯就演到这儿,他是小侯爷少年时期的扮演者。


 


       王源支着下巴听着,问他,后面怎么样了?


 


       王俊凯说不知道,他就前面这点戏份,后半部的剧本他都没有。


 


       王源点了点头,又转回身去,拿起笔在指尖转啊转。


 


       王俊凯被他转地心烦,“就这样了?”


 


       王源不答。


 


       “那我回去了。”


 


       “那场戏好像是很重要。”


 


       “导演加的,亲自来找我说戏,要我好好练。”


 


       “你不会?”


 


       “我会不会你还要问?”王俊凯声音闷闷的,总觉得自己此刻像是被扒了衣服,赤条条地站在王源面前被他审视。


 


       “可我也不会。”


 


       “……我知道。”


 


       “你真的在紧张害怕?”


 


       “……”


 


 


王源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王俊凯面前。他长高了,和王俊凯只差三两公分,面对面站着,视线一般齐。


 


“你要给我充一年话费。”


 


“可以。”


 


“QQ的各种钻。”


 


“跟小时候一样?可以。”


 


“那成交。”


 


“那个……我可能还得拿手机录。”


 


“……再加装备。”


 


“……只要不是顶级的,可以。”


 


王源直直地看着王俊凯,“锁门。”


 


 


 


 


从王源念初中开始,两人就再没站得这么近过。


鼻尖对着鼻尖,连眼睫毛都根根分明。四周的空气仿佛都燥热了起来,分子躁动的摩擦着,气流不安地翕动着。


王俊凯的一只手扣着王源的后脑勺,王源的唇半阖着,唇珠微微地凸起,在严封的禁地上暧昧地留出一个缺口。


王俊凯看着那双唇,像玫瑰花瓣浸着晨露。他不安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阖上眼,凭着并不高明的直觉,微微错过头,一点、一点地靠近。他能感觉到王源的鼻息一下、一下越来越重地喷在自己的鼻翼,大概就在前方,大概就在下一微秒,王俊凯的胸腔里却像是有八十个大汉在打群架,砸得他心慌胸闷。


他睁开眼,不安地想去确认,果然看见王源正睁着眼看自己,被比为浩瀚星空的那双眼眸里没什么光彩,漠然里甚至有点悲伤的味道。


 


是的了,王俊凯停下来问自己,这是王源的初吻,你真的要占有他的初吻吗?


 


你是他的谁呢。


 


 


 


 


王源的眸子让王俊凯那么心痛。


 


他挪了挪手掌,伸出大拇指来轻轻摩挲着王源那薄薄的眼皮。


 


“源源,把眼睛闭上吧。”


 


他的语调好温柔,是让王俊凯自己都不敢想象的温柔。


 


王源的身子一松,留恋似的又看了他几眼,安静地闭上了眼,两排睫毛盖在下眼睑上,轻微地颤动。


 


王俊凯又轻轻地去拂他的睫毛。


 


负罪感好强……


 


虽然和前面的种种尝试的感觉完全不同,但似乎结果是一样的呢。


 


可就在王俊凯认命似的、松开擒制住王源的那只手的瞬间,王源却似压着千万急切期盼地动了动唇,压抑的气声裹挟着不明的暧昧,挑断了王俊凯的脑神经。


 


“快,来。”


 


 


 


第一个吻是什么感觉?


 


大概是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贪婪地张开,想要感受此时此刻的每一点细微;可大脑却张皇地掉了线,脑海里什么都没有,空白一片。


两个人的唇,就像是磁铁的两极,吸上了,就分不开。


 


王俊凯根本没来的及去琢磨困惑已久的要不要伸舌头,他的舌尖就已经挤在王源的齿缝间了。他那只手又拢上王源的头,另一只手也死死扣住他的肩。舌尖在王源的唇齿间轻轻地探,反复地探,想要叩开这座城池。


王源起初两只手死死地攥住那件旧T恤的下摆,就在松开了牙关让那人长驱直入的瞬间,他投降似的松开手,复攀上了王俊凯的背脊。


 


从鼻尖到舌尖到胯间到足尖,他们两个都贴合着,没有一丝缝隙。


 


王俊凯在急切地掠夺,就像饥渴了数年的灾民。他吮吸着王源的舌尖,反反复复、深深浅浅,王源又去含他的唇珠,舔他的上颚。好激烈,像是沉溺在汪洋大海里的旅人,只有彼此口中的那口气才能拯救自己,两个唇舌交互着,直到彼此呼出的二氧化碳就快要灌满肺叶,才喘着粗气分开距离。


 


唇尖扯出一段银丝。


 


让两个人清清楚楚地看见,曾经有多贴近。


 


王源先仓皇地往后退了一大步,生生拉断了两人唇尖的牵连。王俊凯的眸子还没清明回来,手堪堪擦过王源的耳朵——热到烫手。


 


 


 


 


 


疯了。


王俊凯听到脑子里那个声音这么说。


 


 


 


 


 


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直到躺在床上许久,王俊凯才觉得自己的脑子重新开机了。


他拿起手机,看录的视频。手机放在一边的矮柜上,录的很清楚。


吻得好嘛?感情到位吗?


他他妈的根本不知道。


他只知道现在握着这个手机,就像握着一个烤的炽热的铁块,握着一个正在倒计时的炸弹。


 


就像只身站在怒浪滔天的海啸前——王俊凯被前所未有的恐惧瞬间没顶,在激流里掐着快要窒息的嗓子挣扎。


 


 


 


 


 


王俊凯从随身携带的药包里拿了安眠药吃下才睡着的。


 


他做了一个时空扭曲的、光怪陆离的梦。


 


梦里他一会儿带着王源去闹鬼的医院里捉鬼,仓皇逃命的时候弄丢了王源。


 


一会儿他又跌回公司里早拆了的男自的景,可他不是Karry,有另一张陌生的面孔拉着小小的王源又搂又抱,流利地说出自己当年不断NG、抗拒的台词。


 


一会儿他们又在巨大的舞台上又唱又跳,可不知怎么了,台下的人开始愤怒地咒骂,舞台塌陷溶解,他们三个蜷缩着蹲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承受着棍棒,王源在一旁痛苦地尖叫。


 


一会儿又回到公司的最初期,自己和王源在空荡荡的公司里玩耍,他逼着王源说会永远陪自己唱下去,说梦想是做一个爱豆,王源正懵懵地要答应,却被不知哪里冲出来的人抢走,自己惊恐的尖叫声在空旷的公司长廊里反复撞击回荡。


 


一会儿又到了前几天王源给他摆脸色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地对自己说,我们都长大了,当然和小时候不一样了,本来一切就都变了。


 


 


 


最后一个景,王俊凯躺在床上,忽然“砰”的一下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蹦蹦跳跳地进来,趴在他床头。


“王俊凯~”原来是王源,“哎呀!小凯~”


王源穿着八中的校服,笑得像阳光下晶莹的海浪,一双眼里盛满了崇拜、欣喜和爱慕。


王俊凯不知道是因为期待还是紧张,一颗心砰砰砰地直跳,却仍闭紧眼,不知道为什么,他知道王源会吻他。


果不其然,下一秒,王源软软的嘴唇就贴了上来,浅浅地吻了他。


一颗心还是砰砰砰地跳,是开心地跳,梦里的他心里甜的就像吃了一口现酿的洋槐蜜,但他还是紧闭着眼。


 


“你别装睡了,小凯,”王源甜甜地在他耳边嘟囔,“……我知道你也爱我。”


 


梦里的他慌了,惊慌地睁开眼,王源却不在。


 


房间里只有绿色碎花窗帘被风鼓地翻飞,隐约露出后面墙上贴着的TFBOYS的海报。


 


 


 


 


 


王俊凯吓醒了。


浑身脱力,大汗淋漓。


 


 


 


 


 


四点,他虚脱地看了眼手机,还有一个小时他就该出发了。


 


心跳的节奏还是乱的,王俊凯揉了揉太阳穴,干脆坐起身来玩手机。


 


手指停留了半天,狠了狠心还是删掉了那个视频。


 


点开微信,最顶上的对话还是王源那句“给源哥带包薯片来”,哎,忘了把薯片带出来了,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吃了,明天嗓子又要疼了。


 


王俊凯点开和王源的对话,随意向上拉几页,全都是简单得不能更简单的内容。


“到了。”“哦。”“说练舞。”“行。”“任姐姐找你。”“开黑?”“分享XXX的微博”“逗”“呵呵”……


他们俩各自的生活可以说是全方位绑定,可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怎么可以却越来越大。


 


王俊凯还记得他们俩刚换上智能手机,装上微信的时候,两个人头凑着头,憋了半天只为起一个酷炫的名字,好友名单里光秃秃的也只有几个人。可那会儿,王源那个傻乎乎的路飞头像是他的置顶,他们俩也能兴趣高昂地躲在被窝里聊到两三点。后来也是,上课了也总在发,就像积了几辈子话没说一样,手机从早到晚,叮铃咚隆地不停,一点小事都能让他笑得傻兮兮。


 


王俊凯记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和王源居然会变得没话说了。


 


他手指匆匆地翻着,想要找一找上一次亲密地聊天是什么时候,可是划了近五分钟,还是只有那些稀稀落落、不咸不淡的对话。


他有点懵,感觉被时光措手不及地扇了十几个耳光,活活扇懵了。


 


 


他想起自己最早收的粉丝在机场给他的信。


信里说:小凯,你千万别把源源弄丢了,你们要一辈子好好的。


王俊凯很认真地读了,那时候他的微博还不是黄V,他私信了那个姐姐说:绝对不会,我看牢他,走不丢撒。


 


 


王俊凯想得眼眶发胀,鼻尖陡然一酸,几颗豆大的泪珠子居然就砸在了手机屏上,吓了他自己一跳。


 


 


他捧着手机,对着王源那安安静静的微信头像蚊呐:王源儿啊,你知道我们俩走散了嘛?我们俩,特意,走散啦。


可那个小没良心的还是挂着甜甜笑,没有给他一点回音。


 


 


王俊凯苦笑。


自己明天要拍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一场戏,现在却在这里失眠、哭泣。


始作俑者却没有一丝被耽扰的样子,说不准,这会儿正睡得天昏地暗,刚刚吻过的唇微微咧着,浅浅的打鼾。


可这家伙从小不就这样吗?


总是一副机灵的样子,无忧无虑地傻笑着,让自己跟在后面,替他操尽必要的、不必要的心。


 


哦,不对。


现在已经不会这样子了……很久都没有这样子了。


 


他学会了自己收拾内裤袜子。


他学会了记住每一个节奏舞步。


他学会了遇到麻烦自己处理。


他学会了不开心了独自默默消化。


他学会了……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来麻烦自己。


 


他们之间生出了一层透明的隔膜。


为什么?


为了让王俊凯是王俊凯,王源是王源。


何时起?


从他们开始懵懂地明白人世情爱开始。


 


 


胸口有点闷。


喉头有点涩。


心……有点疼。


 


 


 


王俊凯点开朋友圈,想写点什么。


一瞥眼看见腿哥五分钟前分享的游戏攻略,底下的赞,光秃秃的就一个王源。


 


 


 


光着脚走到王源门前,王俊凯还听见房间里看视频的声响。可等他一敲门,房里立马静得像一汪死水,在这黑漆漆的走道里,抽走人的勇气。


 


“王源儿……”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声音都不是从嗓子眼里发出来的,是有另一个人蹲在他的躯壳里竭力地嘶吼。


“我知道你没睡呢。”


“我刚刚做噩梦啦……”


“梦到了好多东西,还有小时候的我们,我才一米五吧,你也就一米四多点。”


“我们在公司里打闹,然后你就不见了,我到处找你,结果公司又只剩我一个人了。”


 


王俊凯看着面前的木门。


说出来的话像石沉海底,没有一丝激起波纹。


 


 


 


“我忽然觉得,我们小时候那些才是真实的,这些年,不过是做的一个梦。”


 


“王源儿”


 


“你说,这是一场好梦,还是一场坏梦?”


 


 


 


 


 


 


到了片场,化妆师自然是埋怨王俊凯为什么不好好休息,皮肤状态好差,很难上妆。过路的导演看了一眼,摆摆手说不碍事,这才比较贴合人物状态。


 


王俊凯的第一条吻戏还没亲上就被导演喊卡了。


 


他眼睛有点无神,导演骂他没魂。


王俊凯有点儿不懂,他问导演,那绝望该怎么表现。


导演拿着喇叭喊,绝望也是有感情的,没感情怎么绝望?你别怕投入感情王俊凯,放开自己,放!再来一条。


 


接下来几条都被卡了,有几家偷溜进来的媒体开始蠢蠢欲动,快门的声音细细碎碎地响着。


 


导演无奈地走到王俊凯跟前和他讲戏。


他抓着王俊凯的肩膀逼他和女演员对视,在一旁不满地大吼来创造高压的环境,逼迫王俊凯入戏。


“王俊凯!你是不是男人?你自以为很了不起,但你连开口的资格都没有!”


 


“她要被送进虎穴,一辈子都不可能幸福!你要亲手毁了你爱的人啊!”


 


王俊凯的眼神还是游离的。


 


“你不敢爱她。”


 


“你不敢爱他,却又想拥有她。”


 


“王俊凯你告诉我,你不敢爱她,今晚为什么要来找她?”


 


王俊凯的嘴唇诺诺地启开,眉尖一点点地蹙起,原本涣散的眼神一点点敛起光亮,一丝丝悲伤爬进他的眼底。


 


“因为……我骗不了自己。”


 


“我爱他。”


 


 


 


 


吻上去的那一瞬间,王俊凯的心痛得快要裂开。


 


为什么我明明爱你,却要放开你?


 


为什么我和你,不约而同认定的都是那个分开的理由,而不是彼此?


 


如果我那么想念你,


 


那能不能让我爱你?


 


 


 


 


现场安静得仿佛时间都不曾走过。


每一个人都屏着息。


王俊凯紧闭的眼角,划下了一道泪水。锁紧的眉头,都因为悲伤而颤抖。一只手扣着女演员的头,另一只手攥着剑柄,吻得像是交付出自己的灵魂。


等他不舍地松开手,只看见女演员噙着满眼的泪珠儿不敢哭,她抬头望着王俊凯,双手轻轻地抚上他的胸膛。


桃花树下,殷红的花瓣纷纷扬扬。


她说,“求你权当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只是黄粱一梦罢了,从此不再受苦。”


 


镜头最后定格在王俊凯的脸上。


绝望地、茫然地、深情地、疯狂地看着镜头,看着他想爱的人。


 


 


 


导演喊卡的时候,摄影棚里零零落落响起了掌声。


导演冲上去重重地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他说俊凯啊,你是一个真正的演员了。


王俊凯此时却只觉得虚弱。


他顾不得周围人对他的祝贺,顾不得媒体的闪光灯,他只想着,原来当演员这么痛啊。


 


 


 


 


 


回到休息室,王俊凯打开手机。


微信丁零当啷地响起来,他看到了王源那个甜蜜蜜的笑脸,忽然一下子气都喘不上来,匆匆忙忙地点开。


笑脸边上只有两个字。


 


 


 


——坏梦。


 


 


 


 


 


 


王俊凯高考的前两天,刚好是电影的试片会,他去不了,自然是王源和千玺代替去捧场。


片子放完了,缓缓亮起来的会场里响起了经久的掌声,导演领着主创在荧幕前向到场人员鞠躬致谢。


 


王源抹了抹眼角的泪珠,打开手机。


微信上王俊凯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是:


 


——我闭关了,等我回来[加油]


 


点开对话框,王源回复他,


 


——故事的结局是公主和侯爷都后悔了当年的决定,他们谁过得都不好


 


——王俊凯,我也后悔了


 


——我们一起醒过来好不好


 


刚刚发出去,王源就看到那边正在输入。


 


过了几秒,王俊凯的对话就蹦了出来。


 


 


——我的小傻子。








FIN.




深感笔力不够T^T







评论

热度(347)

  1. 阿弯世界你不会懂你要对我好一点 转载了此文字
    着实好看
  2. 你要对我好一点mermeo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