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对我好一点

享之千金番外——秘密//马思远

ojbk我圆满了 看完模模糊糊想起开头有王源把王俊凯送他的一把伞做成等比钥匙扣的情节 回去check了一下 发现居然两个人初遇的契机就是俊凯看见王源被雨淋得很惨 动了恻隐之心
线埋的太深了 高小姐对于马思远的故事应该是从一开始就构思好的吧orz 对于我来说到这里为止享之千金终于算是完完整整 没有疑惑了
我爱高小姐 希望早日能看到先婚后爱的更新orz

Ms HighCold:


不想看的不要看 不会影响凯源的 跟凯源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指天发誓





在婚姻感情上,王永德并不能为王俊凯做出什么先导或者表率作用,按照现代人的话说,他是闪电结婚,又是闪电结婚。或许他连爱情真谛都没有领悟到,就直接进入了坟墓,不久墓都被掘了,留下来的只剩下所谓的爱情结晶——王俊凯。


王永德曾说,人与人相处,并不需要那么多坦诚相见,应给自己跟他人多留一些余地。王永德强调他的意思是适时隐瞒,并非欺骗跟抵赖,“没有计划的坦白是鲁莽并且伤人的,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长辈总是会把些简单的事情故弄玄虚的说的好似多么深刻,王俊凯早已习惯。


起初王俊凯对这话并没有太多想法,他崇尚诚实,但诚实跟坦承之间还保有一定距离。他不惯向人敞开心扉,待人接物皆有保留,所以王永德的话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新启示。直至后面遇到了王源,真正谈起恋爱后,王俊凯才慢慢觉出老人家的智慧。




王俊凯为人寡淡冷漠,初高中时交往的朋友多是早年就认识的世家里子弟。他们有一个自己的圈子,外人难以进入,好奇诋毁的同时,又惹得一干人等向往关注,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大肆宣传。这可能也是别人对非他“族群”的马思远的出现印象极深的原因之一。


马思远初三时,王俊凯高三。他的高中是国际部,出国上大学是一早就准备的事,那会儿他正在忙语言跟入学考试,所有资料都要赶在十二月底最后一批申请结束前提交。


王俊凯这样出身的孩子与普通人最大的不同之一,大概就是享受着二次机会的特权。这对于许多依赖一击即中的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奢侈。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总是游刃有余。“有后路”三个字,怕是高压下最美妙的词语。这不代表他们不会努力不会认真,只是更懂得劳逸结合罢了。


王俊凯跟马思远认识就是在篮球场,马思远跟隔壁学校的胖虎打架,初三的马思远不过十五岁,身材瘦小,根本不是那个身长一八三,体格健壮的胖子的对手。可他性格倔强,怎么都不肯认输,使得一同在边上打篮球的王俊凯正义感爆发,上前一把推开胖虎,拽过马思远,说,“敢在我们学校闹事,你胆子不小。”


王俊凯身后的男生各个人高马大,胖虎见状,吼了句大丈夫能屈能伸,立马逃了。王俊凯啐了句懦夫,转身看刚刚还张牙舞爪的马思远此刻完全没了气焰,安安静静地站在他身后扭着衣摆,问,“你没事吧?”


马思远摇摇头,王俊凯便没再管他。


他打完球还要去图书馆看书,今天要做三篇阅读,连两种文体。王俊凯边打球边想事,结果一个手滑,球从指尖飞了出去,直直飞向场外,砸到了马思远身上。


王俊凯赶忙跑过去,紧张地问倒在地上的人没事吧,那孩子缩起身子,摆着手说没事。王俊凯不信,他硬扯开了马思远的胳膊,发现被球打到的手臂完全红了,他急急将人扶了起来,说,“我送你去医务室。”


马思远还想推脱,却被王俊凯瞪了眼,话都不敢说,只能跟着那人去了高中的国际部。国际部的设施确实会比本部的要浮夸,这是马思远踏入国际部教学楼的第一想法。医务室在二楼储物室旁边,王俊凯将人送去后就离开了,再出现时,他已经洗好澡换了衣服,还带了一瓶维他命水给马思远。马思远讪讪接过,王俊凯坐去一旁,问医务室的老师怎么样。老师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遍,说,“现在是看不出有什么,要等段时间,看看会不会有其他症状出现,你要是真担心,就带他去医院拍个片子,不伤骨头就行。”


“好。”王俊凯起身出门去叫司机,他刚拨出电话,还没走两步,就觉得有人拽着他。王俊凯转头垂眼,就见马思远紧紧拽着他,衣摆都被他扯出了褶皱。他不要意思地说,“不用麻烦了,我没事。”他声音有点大,似乎在掩饰自己的无措。


王俊凯没理会他,抽出了自己的衣服,继续吩咐司机,把车开来,他们去医院。


马思远的不需要在王俊凯这里被全部判做了无效,他无视了抗议跟反对,直接将人塞进了车里。马思远还要开口,王俊凯先打断了他,“你晚上七点半有晚自习,我认识的医生也正好那时候下班,你可别耽误了正事儿。”


马思远被堵得哑口无言,气鼓鼓地坐在一边。王俊凯则继续在平板上看自己今天的任务,两人沉默无言地到达医院,检查,拍片,等结果,最后回到学校。


马思远拎着X光的袋子向王俊凯道谢,王俊凯头都没抬,摆摆手说,“下回小心点。”马思远瘪了瘪嘴,好像并没听进去,他刚要离开,就见王俊凯收起了平板,抬头直盯着他说,“好好吃饭。”


做哥哥姐姐,跟做弟弟妹妹,确实会给孩子在为人处世上带来一些明显不同。比如张秋末就觉得马思远很可爱,而萧平旌对马思远就极为不耐烦。


张秋末说过,萧家把萧平旌宠坏了,大哥纵容他,大嫂顺着他,脾气越来越大,好在很讲兄弟义气,否则可是不能深交。而萧平旌也说过,张家把张秋末养得过于妇人之仁,不够心狠,将来必将吃亏。


两人平日里不对盘的事情就不少,如今还多了个马思远,可马思远来找的人从来都是王俊凯,跟着两人没有半点关系。如果有时光机或者后悔药,王俊凯一定不会选择在那时候帮马思远。小麻烦整日把公平朋友挂在嘴边,说要谢谢王俊凯,却不知道王俊凯大概最不信的就是公平,最不缺的,是朋友。


不过那时的王俊凯还没练出铁石心肠,宠辱不惊,他还有感情,没有面具。他会不耐烦地把马思远赶回初中部,也会在那人连续的短信夺命下答应跟他一起打球。马思远跟他们这些从小要学察言观色的人不同,他仿佛生活在一个黑白世界,他的世界没有灰色、暗语。他的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非常直白,也非常简单。


这对于王俊凯来说,是奢求。


马思远没让王俊凯在球场上失望过,他球打的很好,尤其是三步上篮,别看他个子不高,身材瘦小,弹跳跟爆发力都很厉害。王俊凯从一开始的心惊肉跳,到现在的从容不迫,甚至还会在周末拉着马思远协同张秋末,跟萧平旌他们三对三。


男孩们之间友谊的建立在一个契机完成后,就变得水到渠成,容易得多。马思远的喧嚣正好可以弥补有时王俊凯的沉闷,被张秋末形容是正面影响,他还擅自将王俊凯加入到了兄长联盟,说马思远就是王俊凯的异姓兄弟。王俊凯对于这种徒有虚表的称呼并不在意,他看了眼马思远,那人正在做作业,好似没听到张秋末刚刚的侃侃而谈。王俊凯突然抽走马思远的笔,见那人气鼓鼓地看着自己,痞里痞气地说,“来,叫声哥哥。”


马思远皮笑肉不笑,试图趁着王俊凯不注意把笔抢回来,王俊凯可不会让他那么容易就得逞,两人在自习室里来回语言攻击,坐在另一头的萧平旌翻了个大白眼,问,“有完没完?”


那两人倒是异口同声,“没完!”


萧平旌合起书,懒得理他们了,他正要往外走,突然自习室外经过一群人,萧平旌停住脚,转过身,上下打量着马思远。王俊凯上前挡住萧平旌的视线,问他看什么呢,萧平旌耸耸肩说,“没什么,我可能脑抽。”


“……”


就一瞬间,真的只有那么一瞬间,萧平旌觉得自己想起了什么,可惜转瞬即逝。


马思远跟王俊凯关系好到了全校皆知,这自然也逃不过王永德的眼睛。他对儿子的行为有疑惑有不满,但并不觉得此时需要横加干涉。王俊凯很懂得自己要什么,他的目标是什么,不论是他多想还是少想,王俊凯应该都不会让他失望。可是就在那么一天,王俊凯全身湿透地回了家。王永德忙叫管家带他去洗澡,随后又询问了司机,听说司机在学校就没找到人。


王永德来到了王俊凯卧室,那人穿着浴衣安静地坐在床上,王永德前去开灯,问他今天怎么回事,他的伞呢?王俊凯答道,伞借给别人了。


“司机没找到你,你先走了?”


“恩,我手机没电了。”王俊凯示意被丢在地上的裤子口袋,也没做再多解释。王永德将信将疑地把手机擦干了拿去充电,又探了探王俊凯的额头,叮嘱他要喝姜汤,别感冒了。


“你下周还要去香港考试。”


“恩。”


“别耽误了。”


“我知道了,爸爸。”


今天这场雨真的很冷,冷得到他到现在都在发抖。


他等王永德离开后,才缓缓起身坐去床头,拿过已经重启的手机,等了许久才去看信息栏。


果然没有那个人。


今天是马思远生日,至少他是这样说的,王俊凯不知道,说要带他去买蛋糕。两人提早从学校溜了,刚下楼外面就开始下雨。马思远没有伞,王俊凯就将自己那把让给了他。


王俊凯带马思远去的那家蛋糕是家里阿姨推荐的,店面精致,就是架子很大,他们到时,员工说老板临时多放了半天假,还没开门。


不仅不开门,还拒绝顾客进门躲雨,如果不是觉得好吃,王俊凯才不来遭这份罪。雨势越来越大,总要找个地方避雨才是。王俊凯拉着马思远往隔壁的巷子走,那里勉强有个顶篷遮着,总算不再那么狼狈了。


王俊凯兜里常备手帕,此时也成了湿毛巾,他拧干后先给了马思远,马思远还在收伞,王俊凯等不及,干脆先帮他擦了脸。


“你脸怎么这么红?”王俊凯哑着声音问,“是不是生病了?”他话音刚落,身体一转,就将马思远压到了墙面,身后呼啸而过一辆面包车,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王俊凯的裤子几乎全被打湿了,泥水贴在身上,十分不舒服。


马思远睁着大眼睛看着身上的人,就见那人的脸越来越近,他突然问,“王俊凯,你还记得马思萌吗?”


“谁?”王俊凯皱起眉,脑中怎么都搜索不出这个名字,他问,“你表姐?”


“我亲姐。她跟你表白,被你拒绝了,伤心欲绝,后来转学了。”


王俊凯缓缓直起身,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跟马思远之间的距离,一阵冷风吹过,彻底打散了两人先前暧昧的气氛。王俊凯沉默半晌,缓缓开口,“所以,你是为了你姐?”


“我想让你也尝尝被拒绝的滋味。”


“哦。”王俊凯恢复了往日淡漠的神情,他看了眼被立在一旁的伞,说,“伞你用吧,生日快乐,如果今天真是你的生日的话。”


“王俊凯!”马思远见他要走,不禁大叫,“你就没什么要说的?”


“我吗?”王俊凯背对着他,想了想说,“没有。再见。”


之后王俊凯身边的人就再也没见到那个常来找他的小学弟了,那些人纷纷调侃是王俊凯始乱终弃,终于腻味了小孩子,王俊凯也不多做解释,任他们编故事。


萧平旌问他,是不是真被伤了心。王俊凯轻笑道,伤心还挺难的,马思远可没这能耐。


不过,动没动心,就很难说了。


他到底是为什么在一开始就去帮马思远呢?王俊凯自己都想不透。


直到后来他身边的人多多少少都与马思远相似的影子,王俊凯才渐渐明白或者这就是“型”,他可能就是喜欢这种型的长相。


之于王俊凯,马思远不是朱砂痣也不是白月光更不是蚊子血,他没有他人想象中的那般在意他,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不甘心。他似乎真的忘了这个人,他是生命中过客,连同一段不愿想起的被戏耍的回忆,一把被丢失多年的伞,统统被刻意忘记了。




*张秋末是子枫那个去世的哥哥





剩下的凯源番外(除论坛体外)我们书里见吧



评论

热度(301)

  1. 想念的味道2018Love_live_laugh 转载了此文字